•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古橋古剎古詩——走進瑞安寺前村

2021/04/04 07:35 來源:溫州日報 編輯:游歷 瀏覽:2019

  • 本文導讀:一座單孔石梁橋跨度非常大,橋下溪水潺潺,兩岸綠樹成蔭,橋上還有一條墻一直延伸到兩岸,兩邊各砌有門洞,更奇特的是全部由天然的溪卵石堆壘而成。
  • 3

林新榮

走進瑞安仲容社區寺前村,是因為攝影師孫國安的一張照片:一座單孔石梁橋跨度非常大,橋下溪水潺潺,兩岸綠樹成蔭,橋上還有一條墻一直延伸到兩岸,兩邊各砌有門洞,更奇特的是全部由天然的溪卵石堆壘而成。

去年我駕車去尋訪,發現因造了一條鄉間公路,原本作為村落重要通道的這條石梁橋荒廢了,茅草與野樹叢生,竹叢披覆,我們踩著蔓生的野草,隨手折一根樹枝,用來拍打路上的蛛絲網。抬頭仰望,只見一塊塊天然的大型溪卵石整齊有序堆壘著,排列出一個巨大的橋洞,幾乎看不到一塊人工打造的條石,它的弧度規整,高廣,一點也不遜色于條石砌造的石拱橋——這是它的奇特之處。

為了一探究竟,我又到村里借來尺子,測量橋的跨度和高度,橋洞跨度7.7米,橋洞高6.7米。這樣獨特的單孔石拱橋,不說瑞安少見,就是整個溫州也是少有的。橋面西首是一條矮石墻,功能類似為欄桿,一直延伸到岸上,為方便出入,又各開了一個拱形門洞,寬度為1.6米,高度為2.4米。矮墻的外首嵌有一塊青石,刻著橋名。因為被野草遮掩了,于是我到車里去拿望遠鏡,才終于看清:鎮瀅橋。左面寫著“大眾籌建”,右邊寫著建于民國XX年。

“瀅”作清澈解。同行的金文東說,寺前村海拔80米,溪水由東流西,長年清澈見底,環繞著村落。在村中找到了一位叫張教迪的老人,今年已經99歲,他不僅是村中最長壽的老人,也最具傳奇色彩,年青時參加過抗日戰爭,后來又參加過游擊隊,1949年后回鄉務農。據他說,該橋建于光緒年間,一次山洪暴發把它沖垮了,民國初年,村民又開始重建,橋基從下游移到了這里。造橋的老司來自上溪山底,技藝非常高超,他帶領村人到溪坑里選石頭,邊做記號,邊確定。抬到工地后,就根據記號,一一安放,被指定的石頭,砌在一起,恰如其分,一時成為山村傳奇。他還說搭架子的木頭,后來還被他的爺爺買過來,做了“百歲”(棺材)。

村名寺前村,來自明惠寺。我們拐出小道,很快就看到了它。寺門刻著一聯:“深淺同源先后相覺;三乘迭耀千載冥符。”清代瑞安名臣孫衣言撰,王鑒照書。楹聯源自唐裴休撰文、柳公權書并篆額《玄秘塔碑》。孫衣言的故居就在山下的硯下村,也就一公里。

邁入明惠寺,剛好遇到萬謙尼師,這是個熱情的人,她邀我們到靜室喝茶。茶余,又帶我們觀賞廟宇,在她的主持下,寺院異常整潔。山門由白石鑿成,頂鋪金黃色琉璃瓦,門柱上刻有一聯:“山門外,溪水長流,宜生一點佛心;寺院里,桂花含影,已透幾分禪意。”此聯既應景又頗有意味。這時,我卻發現在齋堂的山墻邊,靠著三塊殘碑,其中有一塊刻著:“皇清誥授奉政……姚學教諭並……暨林宜人壽……公名炳文,字博卿”等字,殘碑寬約30厘米,長約60厘米,屬全碑的上半部分。當我看到“炳文,字博卿”等字,心有所動,便隨手拍了張照,發到玉海文化研究會群里,回程的路上,竟接到了好幾個電話。葉茂錢館長說,自己找了數年的《洪炳文墓碑》殘碑,竟被我無意發現。原來這個“炳文”真的就是瑞安名士洪炳文,晚清詩人與劇作家。原來我是無意中做了一件大好事。

萬謙尼師告訴我們,歷史上的明惠寺屢毀屢建,明弘治年間曾由桐浦的孫尚耘施建,孫尚耘字杞彪,號禮庵,初贅昆陽,后遷瑞安桐浦,這是個有善心的人,生有子八,女二,長女就在明惠寺修行。民間傳說,該寺鼎盛時有僧侶99人,不是走一人就是死一人,怎么也湊不夠百人。后來住持僧就雕了一個石和尚,立在山門外,寺院的歷史就刻在它背上,算是了了一個夙愿。我去村里走訪時,好多老人都說過去看過此石像僧,可惜毀于“文革”期間。

到家,翻看嘉慶《瑞安縣志》載:"明惠寺,在潘埭,石晉天福三年建,宋祥符間賜額。"潘埭,即潘岱,因潘姓筑埭而得名。石晉天福三年為公元938年,原來這真是一座名副其實的千年古寺,距今已1083年。另外,我還意外找到了三位瑞安先賢游明惠寺的詩,心里頗為驚詫。

鄒光修,清朝詩人,生平不詳,他寫有一首《游明惠寺次章敬亭韻》詩:“入門夢逕曲,到眼碧煙濃。雨色千竿竹,濤聲百尺松。空瓶盛活水,古壁繪真龍。喜值同懷子,來聽物外鐘。”此詩的頷聯,堪稱佳句,頸聯則是實寫古寺之景。末句尤其出色,在如此安謐之幽境中,聽到悠然的鐘聲,詩意外延,余味無窮。

郁豫,字逸凡,又字誠立,號晴笠山人,生于清代乾隆之初,著有《葉韻輯略》《蚓竅集》。他有《和章毓中月夜游明惠寺原韻》詩:“夜色留僧課,風聲遞梵音。客衣沾露重,明月照人深。欲脫勞生夢,須誠禮佛心。地幽涼亦早,秋氣滿禪林。”鄒光修詩中的章敬亭與郁豫文中的章毓中,不知是不是同一人,但從詩意與詩境看,顯然寫的不是同一事。二人一個寫雨天,一個寫月夜。意境卻頗為相近,皆幽然、孤寂之境。

項霽 (1789-1841),字叔明,號雁湖,世居邑南堤,著有《且甌集》。他有《偕叔兩重宿明惠院》詩:“再宿東阿寺,聯床對卯君。疏鐘之徑靜,落葉五更聞。竹密不藏雨,峰奇常吐云。盤旋匡谷好,鹿木可同群。”在秋氣微涼中,月夜盈然之下,描驀出了明惠寺的安寧與靜謐。這時的兩詩人同房而居,在夜氣幽微之中,起床到山谷中游蕩,與小鹿相遇,表達了一種清寂的情懷,所謂天人合一也。此詩還讓我想起蘇東坡的《記承天寺夜游》,詩人筆下的月色,疏鐘、幽徑、奇峰、層云,被描繪得如幻似真。

重建后的明惠寺,依然有此情境。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浙公網安備 33030202001652號

浙ICP備09100296號-1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污18禁污色黄网站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