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甌網首頁 > 新聞中心 > 溫州新聞

謝庭循:木制石座入畫第一人

2021/04/04 07:35 來源:溫州日報 編輯:游歷 瀏覽:2717

  • 本文導讀:筆者近年來專注于研究永嘉明代畫家謝庭循,為此撰寫多篇文章,介紹其藝術成就。
  • 3

胡雄健

筆者近年來專注于研究永嘉明代畫家謝庭循,為此撰寫多篇文章,介紹其藝術成就。2018年1月,筆者曾以《謝庭循的藏石畫石》為題,在《溫州日報》風土版發表了他所藏魚化石和將大理石屏入畫的故事。作為一個藝術史教科書意義上的宮廷畫家,謝庭循對中國古代賞石文化的貢獻,還表現在最早將木制石座,即帶木座的案頭石真實記錄在自己的另一幅名畫《香山九老圖》之中,從而創造了中國賞石文化史上的又一個第一。

從無底座石到盆石

觀賞石的供置,從室外到室內,從庭園到案頭,最早可能出現在唐五代時期。古畫中出現的奇石,多是置放于室外的景觀石,最早的當屬晚唐孫位描繪竹林七賢的殘卷《高逸圖》(藏上海博物館)。宋畫中大量出現的奇石怪石,也多是無底座的園林景觀石,如蘇軾的《古木怪石圖》、宋徽宗的《祥龍石圖》等。

古代最著名的案頭奇石,莫過于石癡米芾為之作銘的靈璧研山石,史載這塊千古名石本是五代唐后主李煜的心愛之物,米芾得之于新婚之夜,遂“抱眠三日”(《實為志林》),并作堪與《蘭亭序》媲美的書法名篇《研山銘》。該銘帖第二段所繪“寶晉齋研山圖不假雕飾,渾然天成”,就是一塊沒有底座的裸石、平放的硯石。

宋代文人玩賞的案頭石,也有帶底座的,但卻是借鑒盆景的玩法,以盆(石盆、陶盆)供石,如蘇東坡十分鐘情的仇池石(英石),便是置于高麗國產的大銅盆里,盆里還鋪放了飽經海水沖刷的登州硅質卵石(今煙臺長島球石),有《仇池石》詩為證:“盛以高麗盆,藉以文登玉。”直至明清兩代,水盆置石仍有市場。有乃祖愛石之癖的明代書畫家米萬鐘曾作《奇石圖》,圖中奇石的底座就是一個高高的石盆。明末園藝家計成在《園冶》里記述了英石置陳方式:“可置幾案,亦可點盆,亦可掇小景。”清道光年間梁九圖《談石》:“石有宜架以檀趺者,有宜儲以水盆者,不宜混也。”“禮失而求諸野”,這種以盆為座的賞石遺風,至今還影響著講究傳承的日、韓兩國觀賞石界,如日本的奇石展也叫水石展,無盆豈有水?上世紀80年代中期,日本攜強勁的經濟沖力還將水石文化傳播到歐洲,意、德、英、法等國相繼成立水石協會。

目前所見的元、明雕塑、壁畫作品中的案頭石,多是盆石,如我國佛教祖庭洛陽白馬寺,有一組原藏故宮慈寧宮的元代漆夾纻十八羅漢塑像,其中就有手捧盆石者。再如山西新絳稷益廟中明正德二年(1507)完成的《三圣》壁畫,畫中一仕女雙手所捧的供石就置于陶座之上。

木座奇石,明代入畫

謝庭循的工筆人物畫《香山九老圖》,藏于美國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非常出名,是據唐代大詩人白居易《香山九老會詩序》意境繪制的絹本設色畫卷,人物眾多,神形兼備,松梅搖曳,白鶴唳鳴,古樸的亭閣,清幽的庭園,一條蜿蜒的鵝卵石竹林小徑將整個畫面里的人物、景色串了起來。畫中不但有兩方作為園林景觀石出現的具有瘦、皺、漏、透傳統經典美的太湖石,而且還在正中位置刻意的畫上煮茶場景(包括一大摞紅色漆器茶托),以此來喻示主人公白居易愛石嗜茶的個性特征。

畫卷主體是一處幾案分明的軒閣,內有三位不同服色的文人在圍觀一位揮毫的長者,在他們身后的一張紅色方幾上,單獨擺放著一方起伏的山子狀的觀賞石,這塊奇石被置陳在紫色方形木制臺座上,據其顏色、形態、結構、體量來看,應該是位居古代四大名石之列的靈璧石或英石。木制臺座的臺面為平面狀,挖有落榫,四面束腰,四角有卷云形底足。這是中國古畫里第一次出現紀實性的木座奇石形象。

此后,將帶木座的奇石繪制入畫,有明松江書畫家孫克弘于萬歷二十一年(1593)所作的《蕓窗清玩圖卷》(藏首都博物館)和《七石圖》(藏故宮博物院)。另一位松江人林有麟以圖文并茂的方式,載錄了宣和以后數百種奇石的《素園石譜》,問世于萬歷四十一年(1613)。這本傳世最早的畫石譜錄,共有大小石畫249幅,其中就有木制石座的記錄,這些樣式簡潔的木質底座,明顯都是明代風格的。

木座是觀賞石的藝術標志

木制石座的興起,與鄭和下西洋密不可分。鄭和從海外運回大量花梨、紫檀、酸枝等優質硬木原料,大大推動了明式家具的興盛,而其中的邊角料、零頭料,則自然成為文人設計、制作奇石底座的首選之材。作為同時代的奇石收藏者、愛好者,謝庭循將木座奇石破天荒繪于畫卷之中,應該是有意而為之的,足顯其對“新生事物”的敏感、接納和引導,因為即使到了明代晚期,有關木制石座的文字記錄還極少。如晚明松江文人、書畫家陳繼儒的《妮古錄》,雖有不少關于觀賞石、案頭供石的形、質、色、紋、銘諸方面的描述,但對底座卻只字未提。再如晚明嘉興鑒藏家李日華的《味水軒日記》,雖頻頻提及觀賞石,但述及木制底座的卻只有一處,靈璧研山“上聳東西二峰……叩之,丁丁清響。武林高氏物也,梨木座鐫瑞南印記”。

當代美國中國“文人石”收藏家、《世界中的世界》作者理查德·羅森布魯姆認為:“木座是一個戲劇化的裝置,它實際上使石頭成為了藝術品。離開了木座,你會感覺石頭與藝術是如此的不相像。”“拿走底座,奇石還原為自然物體;把它放回座子上,它又從石頭變成了藝術品”。木座的出現和應用,是觀賞石成為獨立藝術門類的重要標志之一,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而永嘉謝庭循就成為了這項古代“吉尼斯紀錄”的擁有者。木制底座,因材施藝、因石施藝,可以對觀賞石進行量身定制,從而可大大提升奇石的藝術美感。

因取材、設計、加工的簡便性,線條簡潔的明式木座和繁復雕飾的清式木座,早已成為今日中國觀賞石界的主流底座樣式,并不斷推陳出新,成為觀賞石行業的一個重要創意門類和配套產業鏈,甚至門臺高于屋,價格遠遠超出奇石本身。謝庭循不但收藏了結核魚化石,而且首先將大理石屏、木制石座寫實性繪畫傳世,無疑使其成為溫州和中國賞石歷史上一個重量級的和不可替代的文化傳播者。

相關新聞

  • 聲明:凡本網注明轉載自其他媒體的作品,轉載目的在于傳遞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

浙公網安備 33030202001652號

浙ICP備09100296號-1

地址:溫州公園路日報大廈1204室 值班電話: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

污18禁污色黄网站免费观看